>
>
商鯤教育崛起的奧秘----朱 洪

商鯤教育崛起的奧秘----朱 洪

瀏覽量

引子

 

距京城中心50多公里的河北香河,有個集華夏古今文化之精華、神州民族建筑之異彩的大型仿古建筑群“天下第一城”。2016年的最后一天,辭舊迎新之際,這里的金色大廳里,張燈結彩、人聲鼎沸、熱鬧非凡。這是北京商鯤教育控股集團在這里隆重舉行慶賀“商鯤十年”暨“慶元旦·迎新春”大型晚會。

香河、采育、密云、通州、雁棲湖、涿州、房山、云岡、南口、西紅門……商鯤教育所屬的十二個校區都來了;領導與員工,老師與同學,嘉賓與合作伙伴,千軍萬馬、浩浩蕩蕩、歡聚一堂。這壯觀的場面,加上五彩繽紛的燈光、激昂的音樂旋律,用“震撼”兩字來形容,一點都不夸張!

坐在貴賓席的李建新,是湖北十堰市技師學院院長。他今天格外興奮,拿著單反相機,攝前照后,忙得不亦樂乎,完全不像年過半百的樣子。受商鯤教育董事長潘和永特邀、與其它地方的合作环亚ag長一樣,他放下手頭繁忙的工作,從武當山腳下,千里迢迢趕赴盛會。此時此刻,他感概萬千:“短短的十年,商鯤教育快速發展,越做越大了!雖然我與商鯤教育合作多年,但它的發展速度,仍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而坐在鄰座的寧夏一位校長也忍不住伸出五個手指頭,大聲感言道:“說實話,我之前有五個沒想到:對商鯤教育辦學理念之新沒有想到;對商鯤教育辦學規模之大沒有想到;對商鯤教育辦學模式之靈活沒有想到;對商鯤教育辦學管理水平之高沒有想到;對商鯤教育辦學涉獵領域之廣沒有想到!”

毫無疑問,這五個“沒想到”的背后,一定有著十分豐富的內涵。我們不妨循著這樣幾個“沒想到”,掀開商鯤教育巨大帷幕的一角,窺探一下商鯤教育快速崛起的奧秘。

 

牽牛要牽牛鼻子

 

潘和永既是商鯤教育的董事長,又是創辦人,今年剛過半百,到了知天命的年齡。他的人生軌跡,說簡單也簡單,說不簡單也不簡單。說簡單,就是他的經歷并不復雜: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在豫東南的周口農校畢業后,回到豫中東部的家鄉通許縣工作,在基層干過鎮團委書記、辦公室主任和副鎮長,一干就是10年;二十一世紀初,又在鄉黨委副書記任上呆了三年多。應該說,這基層官場上的芝麻官履歷,熬到這份上也不容易,但確實又很單調、很普通,算不上怎么顯赫。說不簡單呢,是他2004年國慶節過后,毅然決然自斷仕途、進京北漂。此后也是十年多的光陰,但經歷的卻就不那么簡單了!

在北京通惠河廣渠門橋的不遠處,有座淺棕色的式樣莊嚴的建筑,這便是北京市工商聯大廈。潘和永在北京伊鵬程人力資源公司副經理的位置上摸爬滾打兩年多后,來到了這里,開始了自己的獨立創業之路。位于大廈7樓的716、717室,是個一進一出的套間,里面不到十平米的小屋,是他這個“北京商惠人力資源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的工作間。其他十來人,則擠在外間辦公。公司的主要經營范圍與業務內容,除了人力資源管理咨詢、勞務服務與派遣外,也開始針對企業的需求,開始了小規模的培訓與聯合辦學。

經過數年的職業介紹、勞務派遣與聯合辦學實踐,善于思考的潘和永很快悟出一個道理:在人力資源服務整個鏈條上,就業應該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如果將人力資源服務比做一張網,那就業就是網上的“綱”,“綱”舉“目”才能張;如果將人力資源服務比做一頭牛,那就業就是“牛鼻子”,牽住了“牛鼻子”,整頭牛就會跟著你走。而且,你的就業質量越高,你的培訓、合作辦學乃至其他相關客戶就會越多。職業教育,在廣義上,就是大人力資源的一部分、一個環節。所以,潘和永開始琢磨以“陽光、體面、高薪”為主要目標的“高質量就業”來帶動自辦的職業教育培訓與合作辦學的事兒。于是,他堅持不懈地抓住這個“牛鼻子”,開始滾雪球,越滾越大,最終獲得了如今遠遠超出預期的“不簡單”的豐碩成果。

前不久,央視“超越”欄目的著名主持人阿丘,專門邀請潘和永做了一期訪談節目。針對“高質量就業”問題,潘和永是這樣解答的:

“為什么有許多正規中專學校招生招不上來?我認為,他們是在培養拿著中專畢業證的農民工,學生畢業后都到流水線上去了。這流水線沒有技術含量,誰都可以干。所以,我提出來,商鯤教育的學生,要實現‘三個拒絕’:拒絕給社會培養廉價勞動力,拒絕培養拿著中專畢業證的農民工,拒絕給沿海地帶培養打工仔。因為過去家長送孩子上職業學校,主要是為了就業,而現在,家長送孩子上職業學校,就不單是為了就業,而是為了擇業。你專業好、就業好,我就來上;你專業不好、就業不好,我就不來上,你就是免學費我也不來上。所以,商鯤教育就重點突出了高質量就業。什么叫高質量就業?簡單說就是六個字:‘陽光、體面、高薪’。這些,目前商鯤教育全部做到了。我認為,高質量就業是商鯤教育的根,高質量就業是商鯤教育的魂。這道理、那道理,高質量就業才是硬道理;這關鍵、那關鍵,高質量就業才是最關鍵。我認為,商鯤教育在這方面,是全國做的最好的。我們目前的生源已達到了八萬人,未來三年要做到三十萬人,根本原因就在這里?!?/span>

 

田忌賽馬揚己長

 

田忌賽馬的故事出自《史記》,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揭示如何善用自己的長處去對付對手的短處,從而在競技中獲勝的著名事例。商鯤教育是個民營企業,相比許多公辦學校,在政策、資金、設施、師資等方面,有許多劣勢。但辯證法就是這樣:優勢里面有劣勢,劣勢里面也有優勢;優勢可以轉化為劣勢,劣勢在一定條件下也可以轉化為優勢。

起初,潘和永在與外地進行簡單聯合辦學過程中,越來越發現:公辦職業环亚ag雖然是國家養育的“親孩子”,有自己固有的優勢,但也有許多與生俱來的缺點,比如說:辦學模式僵化,關起門來封閉辦職教,不與社會接觸,不去了解行業與用人單位的需要,走不出校企合作、訂單培養、頂崗實習的路子;專業老化,不適應產業和行業發展對人才的需求;教師隊伍不適應市場,許多人大鍋飯吃慣了,吃苦精神差;立德樹人常常寫在紙上、掛在嘴上,卻落實不到實處。許多公辦職業环亚ag培養的學生,愛崗敬業、吃苦耐勞、連續作戰的精神普遍較差,上崗后頻繁跳槽,企業留不住人。他敏銳地感覺到:公辦職業环亚ag這些缺點,恰恰民辦職業教育可以設法避開和解決。我如果避開了你公辦环亚ag的“頑疾”,揚我民辦體制、機制的長處,我能不在職業教育這個市場上有所作為嗎?于是,潘和永有的放矢地進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出擊。

潘和永的高招之一,就是在戰略上走“整合資源”的路子。整合什么資源呢?一方面是各個公辦或民辦職業环亚ag的計劃資源、學生資源、教師資源以及校舍資源;另一方面是遍及全國的各種類型的企業資源。你張三不是國家計劃用不完嗎?那么,好吧,簽個協議,我幫你用;你李四不是招生難嗎?好吧,我給孩子包高質量就業,你與我合作,讓你招生由難變易;你王五不是缺新專業、缺素質教育老師嗎?沒事兒,我來培養,共同使用;你趙六的教室不是年年閑置嗎?好吧,我來租用……短短的十年,商鯤教育大大嘗到了整合資源的甜頭,陸續在全國與幾千家中職、高職、本科环亚ag,上萬家企事業單位開展了“聯合辦學、校企合作與專業共建”。

2014年春,內蒙古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院長李莉,專門帶著自己學校的名師、國內古箏演奏大師王曉紅和馬頭琴大師謝鐵樁來到北京感謝潘和永。她握著潘和永的手,當著許多人的面,說了一席發至內心深處讓人不禁動容的話:

“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與商鯤教育集團從2013年秋季開始合作,短短的八個月時間,我們依托商鯤的平臺,學院由起初生源不足到現在出現了宿舍、桌椅、師資都不夠用的局面。由此,我們感到要對雙方的合作做如下定位: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與商鯤教育集團是唇齒相依的關系,商鯤教育既是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的伙伴、良師益友,又是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的衣食父母!我祝愿商鯤教育集團在中國就業教育領域一馬當先、萬馬奔騰!”

將商鯤教育喻為“衣食父母”,多么沉甸甸的語言!

像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這樣的故事太多了:秦皇島盧龍職教中心,在全國生源減少的大環境下,因為與商鯤教育合作,招生量每年都在增加,2016年招的新生,原有的校區已經放不下,現正在籌建新校區;內蒙古經貿學校,三年前的招生也一直不好,但在新一屆校領導的帶領下,開始與商鯤教育合作,開設了新專業,引進了商鯤教育的教育管理模式,學校由此走出了新的發展道路。2016年學校招生也已爆滿,成為商鯤教育在全國推廣的典范。

潘和永還認為:民辦職業教育要發展壯大,管理、服務上不能不走“市場化”的路子。近年來,幾乎每天,都有好幾撥全國各地的職業环亚ag同仁來考察。他們看了集團看校區,仔仔細細看完后,普遍感到很震撼,但同時也感到很無奈。為什么呢?他們都說:“你們的許多做法,我們公辦體制做不了?!北热纾汗芾砩?,商鯤教育根據現實與市場需要實行的軍事化管理,他們做不了;運營上,商鯤教育集團層面絕大部分機構與人員實行的“雙肩挑”(既做管理又做市場)的做法,他們做不了;專業設置上,商鯤教育圍繞市場改設一系列專業方向,他們做不了;在畢業生就業上,商鯤教育實行“包就業”與“跟蹤服務”的辦法,他們做不了。諸如此類,許多體制內學校做不到的事情,商鯤教育卻運用靈活的民辦體制與機制做到了。一方面做不了,一方面被商鯤教育做到了,難道做到的還能不勝出嗎?

黑龍江省雖然位于祖國北疆,卻是我國的一個教育大省。該省曾經的職教處長,現擔負黑龍江國際旅游商務學院院長重任的李群,是個年過半百、高雅睿智的女士。她多次進出商鯤教育,早已成了潘和永的老朋友。前不久,她用職業教育理論與實踐集于一身的專家的眼光,對商鯤教育的做法給出了這樣的評價:

“商鯤教育改革創新的精神,來源于市場經濟的肥沃土壤,來源于創始人潘和永董事長的創造性思維能力和敢為人先的膽識和魄力。潘董事長不是干教育出身的,頭腦中沒有框子,他完全按市場經濟的特點和職業教育的規律開放、辦活職業學校。他抓住‘就業難’的核心問題,從用人單位的需求出發,進行了卓有成效的系統改革。用企業的理念經營商鯤,顛覆傳統的辦學模式和管理模式,按照現代職業教育的發展方向大刀闊斧地進行一系列改革,收到了明顯的效果?!?/span>

 

因人施教育良才

 

四月的北京,春暖花開。受邀參加商鯤教育每年春季中職學校聯合辦學推介會的校長和招生負責人們,從祖國的四面八方紛紛來京。

會議的第二天清晨,數輛車身書寫著“世界上最大的沒有圍墻的職業院?!钡木扌涂蛙?,載著參會人員,浩浩蕩蕩來到了北京昌平的南口校區——這是商鯤教育在京的十二個校區之一。

此時,正是校區孩子們上早課的時間。參會的校長和老師們剛下車,便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只見一隊隊穿著制服的孩子們,邁著軍人的步伐、喊著口號,精神抖擻地向教室區域走來。

一個方陣接著一個方陣,每個方陣的著裝統一,但方陣與方陣的衣服卻不大一樣。問及原因,因為是訂單培養,故各班級衣著盡量與將來的職業保持一致。

南口校區的于院長告訴來訪者:“這樣的列隊一天要搞幾次,上課與就餐時都要搞,跟部隊的軍人一模一樣?!?/span>

孩子們進教室后,大家又興致勃勃地來到了學生們的宿舍區。這里的樓房雖然略顯陳舊,但桃花紅、梨花白,冬青叢中處處有玉蘭點綴,使宿舍區顯得生機盎然。又讓大家感到驚奇的是:男女生宿舍里窗明幾凈、居然十分整潔。一床床軍被被疊得像個豆腐塊、端正地擺放在幾乎看不到折子的床單上;連窗臺上的牙杯,都整整齊齊排好了隊。人群中有人發出驚嘆的聲音:“這里不是軍營勝似軍營??!”

對參觀者中關于“為什么要實行軍事化管理?”的問題,潘和永語重心長地回答說:“現在一些考不上大學、考不上高中、考不上初中的孩子,咱們不說智商,起碼他們的學習能力不強,厭學情緒強烈,而且多數行為習慣也不好,很多人認為這群孩子不太好管。所以,針對這樣的群體,我們應根據他們的實際情況進行管理?!甭宰魍nD后,他又接著說:“我們的這個軍事化管理,不是那個作秀的軍事化管理,而是完全的、常態化的軍事化管理。大家到我們學??戳艘院?,是不是感覺不像學校,而是像軍營、像部隊吧?我們的校長、職工、學生,全部都穿迷彩服,穿軍裝。我們這樣的做法,正是為了迎合職業教育的特點。對孩子們進行軍事化管理,先讓他們改變不良的習慣,讓他們先成人,然后再讓他們成才?!?/span>

站在潘和永身邊的陳總裁,來商鯤教育前是一所公立職業學院的院長。他操著略帶南方口音的普通話,給大家講了這么一個故事:

“我剛來商鯤教育時,也對董事長倡導的軍事化管理以及同時強化的感恩與勵志教育認識較模糊。后來,我到各校區轉了一圈,參加了各種活動,與不少師生做了深入交流后,感觸極深,回來就對董事長說:你知道你潘和永做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嗎?從某種意義上講,你將許多就業無望的、甚至有可能失足的孩子挽救了回來,你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大事??!”

有來訪的校長問:“這感恩教育你們是怎么做的呢?”

潘和永回答道:“這感恩教育就是我們在整個教育集團、校區以及合作环亚ag中實行的中華傳統孝道與勵志教育。我們有個德育培訓部,主任叫李春景,他帶幾個老師一年到頭在全國各地跑,給各個聯辦學校的師生們講感恩教育課,效果非常好,大家都親切地稱他為‘李教授’?!迸撕陀劳A送?,接著強調道:“我們的軍事化管理是著力改變孩子們的習慣、培養他們良好的作風與堅強的意志;而中華孝道與勵志教育則是改變他們思想,教他們如何做人。對父母都不孝的人,能對國家盡忠嗎?沒有上進心的人,能有出息嗎?”潘和永的一席話,說得大家頻頻點頭。

陪同參觀的房山校區耿校長,講了他們校區一個名叫周陽的孩子的轉變故事:“這孩子從小受到父母婚姻失敗的影響,自閉自卑又偏激,來學校后經常失蹤,有時在校內,有時在校外。在校外,我們都是開著車去找。這孩子牽扯了學校大量的精力,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他媽媽擔心我們開除他,專門來校甚至下跪請求我們挽救他。我們本著對每個孩子負責的態度,針對他的特點,反復找他談心,對他講他母親的苦心與不容易,一點一點去感化他。有一次,我在操場上又跟他聊了三個多小時,終于解開了他的心扉。他說:‘校長,我再也不會逃跑了,我想吃碗媽媽常給我做的肉絲面’。我就帶他出去,找人做了這碗具有特殊意義的面。吃面的時侯,這孩子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從此,他真的徹底改變了,變得聽話而有自信,最后成功面試到了天津客運段上班,現在已經升職為餐吧長。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

大家邊說邊走到宿舍樓的宣傳欄前。一位氣質優雅的女校長對宣傳欄里一幅幅正在進行“禮儀”表演的圖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些孩子們的禮儀展示還真像模像樣嘛!為什么學校要開展這樣的活動呢?”

跟在一旁的商鯤教育集團國際部姜部長解釋道:“雖然我們第二課堂活動內容已十分豐富,但因為禮儀是人們用以溝通思想、聯絡感情、增進了解的一種行為規范,是現代社會許多場合中不可缺少的交往手段與技能。所以,針對中職生綜合素質較差的特點,我們也將強化禮儀教育作為了我們德育教育的一個重要內容來抓。我們的所有校區都是這樣做的?!?/span>

潘和永等姜部長解答完后,提了提嗓門兒、自豪地說:“現在很多職業學校招不到人,生源緊張,而我們的學校卻放不下。這里面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我們實行了有針對性的嚴格管理。平時家長都管不了,管不好的孩子,放到我們學校,就會看到他們身上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從習慣、做人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改變。所以,我們才贏得了全國家長們的信任,贏得了各位合作伙伴的信任??!”

潘和永的話音剛落,四周就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分享共贏是王道

 

剛進入雞年,百忙中終于陪父母在海南過了一個年的潘和永,因為機票緊張,千方百計從三亞繞道趕回北京,回到了集團公司。

上午9點整,在京的部門經理以上領導,在集團大廈的404會議室,參加了以“大變革、大創新、大擴張、大發展”為主題的新一年發展戰略動員大會。

在宏偉的、催人奮進的戰略勾畫結束后,潘和永安排財務部的王經理公布了商鯤教育2016年的綜合業績和財務收支情況。令許多人沒想到的是:在過去的一年里,商鯤教育各方面都實現了翻番,包括有形的和無形的:辦公面積增加了一倍,人員增加了一倍,校區增加了一倍,市場份額增加了一倍,聯合辦學和區域加盟也大幅度增加……然而,幾個億的年收入流水,減去一項項開支后,居然所剩無幾!錢到哪里去了?開支數據很清楚:除了人吃馬喂外,都落到了客戶、渠道和職工們的口袋里了!也就是說:被合作學校、加盟商以及員工們分享了!潘和永落了一個大慈善!

是的,潘和永個人并沒有賺到錢。但是,他并不后悔。他常說:

“教育是一種大愛,是對民族、對國家、對家庭、對未來,也是對個人的愛?!痹谏迢H教育的經營與發展上,潘和永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個詞就是:“舍得”,有“舍”才有“得”。大會小會,他常說:“我的觀點是,合作要讓對方有利,對方有利了,你本人才會有利;先講社會效益,再講經濟效益。與合作伙伴相處,叫‘八分合理,七分也可以,商鯤只拿六分’?!?/span>

山東省的最西部,有個大縣叫莘縣,人口達100多萬人。山東漢子崔書國,在鄉鎮歷練了20多年后,被從鄉鎮領導的崗位上調到莘縣中等職業學校當校長。職業教育給社會治安、扶貧等會帶來什么好處?他理解的很深。但現在的莘縣職校,學生由最多時的一萬多人,銳減到目前的幾千人。一方面,許多老百姓的孩子無心上學、無所事事;另一方面,學校收入減少,處處捉襟見肘。所以,他感到責任很大,壓力也很大。上任不到七個月,他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對教職員工重新進行了競聘上崗,決心面向市場開門辦學,進行校校合作與校企合作。消息一傳出,來找他的人蜂擁而至,有人力市場的、有各種教育中介的等等。但談來談去,感覺大都不懷好意,多是為了掙錢,而不是把辦學、把合作共贏放在第一位,所以,全部被他推掉了。這時,有人給他介紹了商鯤教育,于是,他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與潘和永見了一面。初次見面,就感覺十分有緣分,他與潘和永談得非常輕松,非常愉快,也非常投機。很快,崔書國帶著副校長等人,在2017年的元宵節剛過完沒多久,就來到京城,在北京工商聯大廈,與商鯤教育最后敲定了幼師、護理與高鐵三個專業的合作方案,并且力爭當年招到八百人!在隆重的簽約儀式上,崔書國高舉著紅葡萄酒杯,興奮地說:“我可以說,沒有潘董事長的分享共贏理念,沒有商鯤教育的務實精神,僅憑三言兩語好聽的話,我們是不會合作的。因為,我的肩上既承擔著數千個孩子的發展和就業,又擔負著學校走出困境的重任!”

潘和永的分享理念與分享精神,不僅僅在對外合作方面堅持這樣做,而在集團內部以及許多具體管理問題的處理上,也都處處體現了出來。

2015年春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在京津冀一體化中,位于北京東大門的廊坊,將迎來快速發展的歷史機遇。潘和永意識到這一點,他首先考慮的是,如何讓隨他一起奮戰多年的老員工們,一起來搭這個便車,共同享受廊坊經濟快速增長的“紅利”。他決定在廊坊的高檔樓盤“孔雀城”給大家買房!

“孔雀城”位于廊坊大學城的別墅區。千年鳳河蜿蜒流淌,14萬原生樹林綠意襲人,更有五大高校、五大果嶺拱衛,各方面條件十分優越。商鯤教育集團一口氣訂了40多套房,按每戶80平米,由集團交首付,用來獎勵在商鯤教育打拼五年以上,并做出特殊貢獻的各級員工。更值得大書一筆的是:當整體首付的錢不夠用時,潘和永毅然決然,將之前在燕郊購買的、眼下正漲得火熱的兩套私房賣掉,用自己家的賣房款補交齊了員工房款的首付!

前不久,商鯤教育集團高乘學??傂iL李燕芳隨潘和永到海南出差。風光迤邐的南國美景,讓李燕芳分外陶醉。不知不覺,說了許多贊美的話。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早有打算重獎李燕芳這個商鯤教育高鐵培訓事業最大有功之臣的潘和永,借此機會說:“李校長,你在海南選一套房吧,公司給你交首付!”李燕芳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點蒙圈的感覺,只剩愣愣地看著潘和永。潘和永慎重地補充道:“我知道,我每月給你的工資并不高,但你從不計較得失,這些年下來,你為商鯤教育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我要論功行賞!”

潘和永喜歡這樣一句古語:“我有利,客無利,則客不存;我利大,客利小,則客不久;客我利相當,則客久存,我則久利。商之道也,良知心也?!笔前?,只有堅持“分享共贏”的理念,商鯤教育的發展才能永遠走在“王道”(大路)上。

 

“八千八萬”鍛“鐵軍”

 

在商鯤教育集團一樓大廳的正面墻上、公司LOGO的旁邊,有幅偌大的醒目的綠底銀字標牌,上面用蒼勁的魏碑體印刻著商鯤教育“八千八萬”精神:“踏遍千山萬水、說盡千言萬語、吃盡千辛萬苦、想盡千方百計、歷經千難萬險、喝盡千杯萬盞、服務千家萬家、造福千秋萬代?!?/span>

這“八千八萬”精神,既是對現在和后繼商鯤人持續不斷的激勵,又是對商鯤人十年來艱苦奮斗精神的真實寫照與生動詮釋。

在商鯤教育,如果你要問誰最辛苦?大家不約而同,肯定要說是商鯤教育的帶頭人潘和永。潘和永十年如一日,“5+2”(一周五天加兩天),“白加黑”(每天白天加晚上)的工作精神,成了員工們經常向外人形容他工作狀態時的口頭語。

原總裁辦李曉敘述的一次隨潘和永出差的經歷,比較典型地展示了潘和永及商鯤人的工作狀態與節奏:

“那是2015年5月的一天,第一目的地是湖北省的十堰市。下午5點前,七個人從不同的地點趕到了位于京南的南苑機場。因天氣原因,晚上7點時,航班被通知取消。潘董立即通過各種渠道聯系了多種交通方式,都未能如愿。大家只好先回家,準備第二天再成行。晚九點時分,準備休息的我們,突然接到潘董的電話,說首都機場可以售到武漢的票了。于是,我們所有人又立刻趕往首都機場。沒想到,到武漢的飛機又晚點到了凌晨4點半左右。終于,在武漢下了飛機,我們又要立即趕動車。潘董拖著受傷的腿與我們一起拼命地跑,滿頭大汗、衣服都汗濕了,終于提前兩分鐘爬上了列車。三個小時后,我們終于到了美麗的車城,但顧不上欣賞美景,接著就吃午飯,飯后就參加合作宣傳活動。晚上,潘董又與合作校李校長交流到深夜3點多。第二天6點鐘,我們又集合趕往湖南,因為時間太緊,差一點又沒能上火車!經過3個多小時的無座乘車,又經過四次換乘,下午3點多,我們才到達目的地湘潭。又緊張工作了半天,晚飯后我們就立即趕往長沙,連夜乘臥鋪趕往下一個目的地河南開封……”

不一樣的領軍人物帶著不一樣的隊伍;不一樣的隊伍,創造著不一樣的企業精神。在商鯤教育的《企業文化手冊》里,還記載了這么一個故事:

現在的執行總裁伊泓非,三年前是綜合項目事業部經理。有一次,她在內蒙古的通遼出差,因為第二天有客戶到商鯤教育考察簽協議,于是,她坐了一夜火車,次日早上趕到北京,整整忙了一天,晚上陪客戶吃完飯后,又坐八點的火車連夜趕到通遼繼續工作。她在日記中寫到:

“今天的忙碌是分秒必爭、與時間比賽,像趕場。不能放過一個環節、忽視任何一個細節。與朝陽財校的晚餐還沒有結束,我就飛奔在去北站的途中。特別想哭,酒勁兒上來了還要努力保持清醒,哭的時間都沒有!

在北站,是呂梁安檢的學生把我送上車,非常感動。對于他們,我并沒有付出多少,但是,他們對我是那么的親切。一切要靠自己才可以!今天我部門的人都出差在外,我和張署麗忙得飛奔在公司的各個角落……

今天簽了三份合作協議:曲阜的區域加盟,濟寧技師學院的聯合辦學,朝陽財校的聯合辦學。我已經盡力了。我還要回內蒙繼續未完成的工作。幾經崩潰,但要堅持!再堅持!……”

董事長潘和永是這樣,集團幾乎所有的領導與員工是這樣,而各校區的“孩子王”們又是一種什么狀態呢?

前幾周,在商鯤教育集團的一次中層以上領導大會上,集團對耿高強的職務進行了調整:由河北香河與大興采育兩個校區的校長,調整為只保留香河校區校長一職。管區減少了,權力減少了,這難道是對耿高強的不信任嗎?不是,這恰恰是董事長潘和永對耿高強的極大肯定與關懷!

今年剛滿30歲的耿高強,是軍人出生,聰明好學、踏實肯干,在集團時間不長,就很快贏得了潘和永與商鯤教育上上下下的一致認可。在集團歷練兩年后,潘和永把他放到北京房山校區當校長,他兢兢業業,干得風生水起。2016年8月,因入京學生較多,房山校區分成了河北香河、大興采育兩個校區,于是,他的工作就開始輾轉于兩個校區之間。

最初的采育校區,包括耿高強之內只有八名工作人員,一千多名新生到校,事務異常繁雜。他帶領著大家有序地進行著開學工作。與此同時,香河也是新校區,也有大量的工作需要他去做。除了日常的工作外,耿高強還經常到外地的合作校出差和講課等,工作量十分繁重。

耿高強兩邊跑,解決各種問題、協調各種關系、召開各種會議、安排各項事情……白天晚上徹夜工作。他常常只能在來回的車上睡一小會兒覺。有一次,連續幾天有接待任務,喝大酒喝得他終于早晨起不來床了,剛站起就倒下,起來就倒下……他終于忍不住大哭了一場!在他最忙的那段時間,又剛好愛人懷孩子,十多次產檢他都從沒有陪過。有次很晚回家,看到愛人一個人在床上哭,他心里像刀絞一樣難受。愛人生了孩子后,他也只去醫院看了一眼就走了,之后一個月都沒有顧上再回家看看孩子。終于有一次,在身疲力竭之時,所有情感突然爆發,大哭一陣后,便給潘和永發了一條信息。潘和永立即打來電話問候,并發來一條短信:“寶劍鋒自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要知道,日理萬機的潘和永,之前是從來不給任何人發短信的!

如今只管一個校區的耿高強,工作強度依然很高,但他樂觀地說:

“這樣的工作,讓我每天都過得充實且真實。商鯤教育是承載著我雄心壯志、寄托著我美好理想的地方,所以,在此之前所受的磨難,都將化為力量,我會更加鞭策自己、繼續前行的!”

 

尾聲

 

商鯤教育這只航船,在職業教育、在市場經濟的大海里已經航行十年了。如今,這只船因為選對了方向、順應了潮流,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像一艘巨輪,成了全國許許多多職教同仁眼中的“中國職業教育的領航者”。因為船很大,你一時無法看到它的每一個角落,也一時無法窺見到它崛起的全部奧秘,更無法在有限的篇幅中盡現其大量令人感動的人和事。但這些都不要緊,因為它還在航行中,還在路上,我們還有許多機會去寫它、讀它和認識它。我們祝愿商鯤教育這艘成長中的巨輪永遠乘風破浪、高歌勇進!

 

(注:該文由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刊《時代報告·中國報告文學》雜志2017.4期刊發)